首頁>改革探索>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探索

黨的十八大以來文化體制改革成果述評

湖南省機構編制網  時間:2017-09-07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部署,宣傳文化戰線高舉改革旗幟、聚焦“四梁八柱”、銳意攻堅克難,推動文化體制改革在新的起點上縱深拓展,取得一批開拓性、引領性、标志性的制度創新成果,文化體制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确立,進一步激發了文化創新創造活力,進一步促進了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發展繁榮,進一步增強了人民群衆的文化獲得感和幸福感。

 

    以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為引領,牢握改革正确方向、明确改革主體框架

 

  在推進治國理政進程中,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文化建設,将其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進行部署,就文化改革發展的一系列重大問題作出深刻闡述。

  ——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堅持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在繼承中轉化,在學習中超越;

  ——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緊緊圍繞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完善文化管理體制和文化生産經營機制,建立健全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現代文化市場體系來做好工作,以此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

  ——把握好意識形态屬性和産業屬性、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關系,始終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無論改什麼、怎麼改,導向不能改,陣地不能丢;

  ……

  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論述,體現了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規律的深刻把握,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是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宣傳文化部門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加強科學謀劃、細化制度設計,切實把講話要求轉化為改革的目标思路和任務舉措。制定《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實施方案》,編制《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出台“兩個效益”相統一、媒體融合發展、特殊管理股試點、新聞單位采編播管人事管理制度改革、采編和經營兩分開、文藝評獎改革、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等40多個改革文件,細化了改革的路線圖、時間表、任務書,搭建起文化制度體系的“梁”和“柱”。在此基礎上,建立任務台賬、加強督察問效,重點任務進展一月一反饋、一季一督察,跟蹤效果、及時整改,确保各項改革任務落地生根。截至目前,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确定的104項文化體制改革任務已完成97項,其餘7項正在抓緊推進之中。

  

    始終把社會效益放首位,建立健全确保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

 

  正确處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關系,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文化建設必須始終把握好的重大問題。一條主線貫穿改革全過程——充分考慮文化特點和功能定位,統籌文化宏觀管理體制與微觀運行機制改革,努力構建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

  ——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指導意見》,明确提出“社會效益指标考核權重應占50%以上”,“探索建立黨委和政府監管有機結合、宣傳部門有效主導”的國有文化資産管理體制等重大舉措,将“兩個效益”相統一的原則要求轉化為具體制度設計。同時,分類推進國有文化企業改革,積極開展國有控股上市文化公司股權激勵試點、國有文化企業職業經理人制度試點,探索建立健全有文化特色的現代企業制度。

  為确保既活得好又走得正,中南傳媒集團公司出台專門考核辦法,對直接涉及内容生産單位的考核,突出強調社會效益、減輕經濟指标要求。中國出版集團制定了堅持正确導向、履行國家使命、做大文化影響與加強制度隊伍建設等社會效益考核的“四個一級指标”,做強做響主題出版,營業收入、總資産、淨資産突破百億大關,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

  ——探索可量化、可操作的社會效益考核指标。北京、上海、安徽、福建、湖北、雲南、陝西等7個省市和部分在京出版社,分領域開展社會效益評價考核試點工作。作為試點省份之一的安徽省,不斷創新“雙效”業績考核機制,從堅持正确導向、文化創作生産、公共文化服務和社會責任等方面,明确社會效益指标考核内容,堅持正确導向指标不設分值,出現嚴重問題實行“一票否決”,文化企業負責人薪酬與社會效益同升同降。

  ——制定《關于實施網絡内容建設工程的意見》,把理論傳播、新聞傳播、文化傳播全面覆蓋到網上,規範引導網絡文化健康發展,最大限度地激發網絡空間正能量。探索實行特殊管理股制度,在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網絡視聽、網絡出版等領域開展試點,形成法律框架下互聯網傳媒企業導向管理的基礎性制度安排。

  ——制定《關于印發文化體制改革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和進一步支持文化企業發展兩個規定的通知》等系列政策文件,目前,綜合性、專門性文件30多個,涉及文化體制改革綜合配套政策及電影、戲曲、出版、書店、動漫、小微企業、對外文化貿易等方面,構建了有利于“兩個效益”相統一的文化經濟政策框架。

  文化立法步伐加快,新制定頒布了《網絡安全法》《電影産業促進法》《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我國文化領域法律從原來的4部增加到7部。

 

    把握媒體發展新趨勢,構建堅持正确導向、适應融合發展的媒體傳播格局

 

  積極适應媒體格局深刻調整、輿論生态深刻變化的新形勢,堅持黨管媒體原則,尊重新聞傳播規律,創新方法手段,加快構建現代傳播體系,提高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

  ——制定《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中央廚房”建設為龍頭推動媒體深度融合,一批新型主流媒體和媒體集團湧現。人民日報加快完善“中央廚房”機制,改造策采編發流程,強化業态技術創新,打造全媒人才隊伍,推進深度融合成效顯著。截至201612月,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央視影音”客戶端下載量分别達到1.5億、1.8億、5.5億,網上傳播力影響力明顯提升。

  ——深化新聞媒體内部改革,制定《關于嚴格實行新聞媒體采編和經營分開的通知》,規範采編和經營兩分開,嚴禁将經營活動與新聞報道挂鈎。開展打擊新聞敲詐和假新聞專項行動,規範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清理整頓中央新聞單位駐地方機構,撤并駐地方機構1181個,清退違規人員1435人。新華通訊社全面實現國内分社采編、經營兩分開,徹底解決采編、經營“交叉”問題,進一步提高了新聞報道質量。

  ——堅持依法依規管網治網,推動形成良好網絡輿論生态。《網絡安全法》《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關于促進移動互聯網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等法律及文件出台,互聯網管理的基礎性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不斷完善。

落實“兩個所有”要求,強化“兩微一端”管理,加大網絡空間治理力度。2016年以來,清理網上色情低俗庸俗信息1800餘萬條、虛假和謠言信息900餘萬條、涉侵權盜版有害信息370餘萬條,網絡空間更清朗、底色更明亮。

 

    激發文化創新活力,文化産業持續健康發展

 

  先來看一組數字:從2012年到2016年,文化産業增加值由1.81萬億元增加到3.03萬億元,首次突破3萬億元;占GDP的比重從3.48%提高到4.07%,首次突破4%。在整體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背景下,文化産業保持兩位數的增長速度,展現了蓬勃的生機與活力。

  十八大以來,各地和有關部門适應經濟發展新常态,着眼供給側用勁發力,積極構建現代文化市場體系和文化産業體系,提高文化産業發展的質量和效益,努力推動文化産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産業。

  ——完善文化産品創作生産扶持引導機制。出台《電影産業促進法》《關于支持電影發展若幹經濟政策的通知》《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若幹政策的通知》等法律及政策性文件,改進國家藝術基金、國家出版基金、電影精品專項資金、文化産業發展專項資金等運行機制,加大對優秀産品的引導扶持力度。制定《關于全國性文藝評獎制度改革的意見》,将全國性節慶活動中文藝評獎壓縮87.5%、常設全國性文藝評獎壓縮75.4%,文藝評獎的權威性和引導力大大提高。

  改革釋放創新活力,優秀作品不斷湧現,《築夢路上》《海棠依舊》《焦裕祿》《長征》《湄公河行動》《三八線》等影視作品叫好叫座。2016年,全國電影票房492.83億元、比2012年增長137%,其中國産片票房287.47億元、占總票房的58.33%,票房過億元的影片86部、國産影片有45部。

  ——發展壯大文化市場主體。推動國有文化企業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兼并重組,加快培育實力、競争力強的骨幹文化企業。從2017年第九屆“文化企業30強”整體情況看,規模實力、市場競争力和盈利能力不斷增強,主營收入3515億元、淨資産4318億元、淨利潤381億元,與2012年的相比,分别增長了120%155%69%

  推動大衆創業、萬衆創新,專、精、特、新的小微文化企業“鋪天蓋地”。根據工商總局數據,截至20176月底,全國文化及相關産業企業數量超過322萬戶,同比增長22.4%,比全國企業數量平均增速高出3.1個百分點。

  ——深化文化投融資體制改革。推動文化資源與多層次資本市場有效對接,更好發揮資本平台促進文化企業發展的乘數效應。截至20174月底,滬深兩市文化上市公司達103家,約占A股上市公司總數的3.21%,形成特色鮮明的“文化闆塊”。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啟動以來,挂牌的文化企業有690家,約占新三闆挂牌企業總數的6.2%

  ——培育文化産業發展新動能。對接“互聯網+”戰略,實施“文化+”行動,推動文化與科技、教育、信息、旅遊、體育、建築設計及相關制造業等深度融合。2016年,以“互聯網+”為主要形式的文化信息傳輸服務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超過30%,全國備案上線的網絡電影5556部,40家主要網絡文學網站推出作品1454.8萬種。

  擴大和引導文化消費,支持大中城市建設文化娛樂綜合體,支持藝術街區、特色書店和小劇場等建設,鼓勵有條件的地方适當補貼居民文化消費。截至今年6月份,全國銀幕總數達到4.5萬塊,已經超過美國和加拿大總和,躍居世界第一。

   

    補齊文化短闆,促進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标準化均等化

 

  貴州建設多彩貴州廣電雲農村覆蓋工程,推進廣電雲向行政村延伸覆蓋;探索“按需制單、百姓點單”,河南省焦作市實施“百姓文化超市”惠民工程,“超市化”供應、“訂單式”配送精準惠民;推進基層文化資源整合,實現“一站式”服務,全國形成了安徽農民文化樂園、浙江農村文化禮堂、山東文化大院、廣西“五個一”村級公共服務中心等各具特點的建設模式……

  五年來,各地各有關部門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重心下移、共建共享,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補齊短闆、提高效能,打通公共文化服務“最後一公裡”。

  ——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意見》,首次把标準化均等化作為重要制度設計和工作抓手,确定了14個小類22條基本公共文化服務具體标準;頒布《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首次以法律形式規範和界定了各級政府及有關部門在公共文化服務中的責任和義務,将公共文化建設納入法治化、規範化軌道。

  ——制定《關于推進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建設的指導意見》,把鄉鎮和村級的黨員教育、科學普及、普法教育、體育健身等設施資源整合起來,把各類重點文化惠民工程整合起來,建設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推動基層文化資源互聯互通、共建共享。

  ——制定《“十三五”時期貧困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規劃綱要》,反彈琵琶、精準扶貧,用繡花的精準功夫,把資金、資源更多向貧困地區傾斜,助推貧困地區與全國同步實現文化小康。

  有關部門統籌安排财政資金,實施百縣萬村綜合文化中心工程,在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縣和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扶持建設1萬個村綜合文化服務中心;2016年,又啟動貧困地區民族自治縣、邊境縣村綜合文化服務中心覆蓋工程,推動貧困地區民族自治縣、邊境縣村級文化中心建設的全覆蓋。

  

    加快走出去步伐,努力講好中國故事、提升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

 

  與意大利足球俱樂部合作,讓“歡樂春節”走進意甲聯賽綠茵場;美國将“歡樂春節”辦進高校;法國首次舉辦電視“春晚”……2017年“歡樂春節”在全球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500多個城市舉辦了2000餘場活動,海外受衆達2.8億人次。

  十八大以來,先後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中華文化走出去工作的指導意見》《關于加快發展對外文化貿易的意見》《關于加強“一帶一路”軟力量建設的指導意見》等文件,統籌對外文化交流、文化傳播和文化貿易,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文化走出去力度空前加大。

  ——加強對外話語體系建設,緊扣中國夢宣傳闡釋,用鮮活故事生動闡釋中國發展道路的深刻内涵和獨特優勢。《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以22個語種、25個版本在海内外發行625萬冊,中國理念、中國制度、中國方案得到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的理解和認可。

  ——拓展對外文化交流,用好中醫藥、中國美食、中國園林、中國功夫等文化名片,打造對外交流品牌,增進中華文化親和力感染力。截至2016年底,我國已和“一帶一路”沿線的60多個國家全部簽訂了政府間文化交流合作協定;已在140個國家建立了511所孔子學院、1073個孔子課堂,建成海外中國文化中心30個、中國館14個。

  ——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打造外宣旗艦媒體,中國國際電視台(中國環球電視網)成功啟播。人民日報社實現主要英文社交媒體平台全覆蓋,臉書公共賬号粉絲量達3000萬、推特粉絲260萬;近五年新華社稿件在世界主要通訊社互引統計中位居榜首;中央電視台海外整頻道用戶達4億戶,分布在全球168個國家和地區。

  ——推進對外文化貿易,擴大我國文化産品和服務在國際市場的份額和競争力。2016年,我國文化産品出口額786.7億美元,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對外直接投資39.2億美元,較2012年增長18.6倍;圖書版權輸出1萬種,輸出和引進品種比例由2012年的1:1.9提高到2016年的1:1.6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強盛,總是以文化興盛為引領和支撐。伴随文化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中華文化必将綻放更加絢爛的光彩、創造更加偉大的輝煌,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标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提供強大的價值引領力、文化凝聚力和精神推動力。

                                                     (來源:中國機構編制網)